东莞市起辉集群注册托管有限公司
    版本旧版

    上港对国安澳盘

    上港对国安澳盘

    上港对国安澳盘

    作者:冰烟莫薇
    连载状态:连载中
    简介: 丽君瞧着他的背影,小手着自己的嘴唇,心里也犯咕,这张富贵是不是真如火所说,脑子出了问题?呀,那就糟了。她追了上,喊了起来,“喂,张富,张富贵,你回来。”,担心极了,当然不是担心富贵这个人,而是担心他着她的一块钱,要是他的子出了问题,那她的那一钱不就打水票吗?娘的,娘的身子岂能让他白看。富贵听到她的喊声,才清过来,也想起他是来干什来的,不是丽君这么一喊他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去了。“哦,”张富贵走回来,走进了理发店。丽也跳了进来,小手掌往前么一摊,不用说,又是那,“还钱。”“哦,别急我来这,就是为了还你钱。”说着,张富贵摸来摸,从口袋摸出一枚一元硬,张富贵拿在手里还没捂,丽君抢也似的,拿走了在手心掂了掂。张富贵就道,“还掂个屁啊,要不放秤上称一下?”“嘿嘿那倒不用。”丽君喜笑颜,屁股一撅,把这枚硬币进了她的紧身裤后的小口,她这一撅屁股还真是撩,那屁股不大不小,但在身裤的包装下,显得肉肉轮轮的,似乎还冒着热气很撩人,张富贵当即就有着她的屁股来一顿,但想想,他不会那么唐突。丽眼睛瞪了他一下,“看什看,没见过女人的屁股啊”“见过,但没见过像你么诱人的屁股,建安那小真有福气,他一定把你屁给享受够了吧?”张富贵着,傻呵呵地笑着。“欠啊你?”丽君扬起了她的手掌,小脸一下子就红了“你打啊,我让你打。”富贵还挺直了腰,毫不躲。“去你的,我才不打你个贱骨头。”说着,她以种莫名其妙的眼光看着张贵的头,眼睛发出异样的芒,象看一个怪物一样。富贵心一紧,甚至有些发,他不明白她的眼神是什意思,“你看着我的头干?”“瞧你的头发长这么,这才几天啊,又长长了”“有吗?”张富贵半信疑地,站到理发镜前,摸摸自己的短发,“这也叫?这才几天啊,你不会又给我理发吧?”“没错,理发,对身体有好处。”着,丽君走过去,把他按在椅子上,就转身去拿围了。“少来,我看啊,你想钱想疯了。”张富贵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丽君了回来,手里已经多了一围布,“你咋站起来呢?气这么热,再理短一些,凉块一些。”“还不够短,你什么眼神,赚钱不是样赚的吧!你把老子当地老财啊!”“瞧你说的,三块钱,你出不起啊,理发不是又凉快,又津神吗经常理发还有益于身心健,不是吗?”“胡说八道…”他沉默了一下,“行你要这么说,那你就理吧我无所谓。”说着,张富坐了下来。丽君乐坏了,围布披在了他身上,小手熟练地在他脖子后打了个。手伸到理发桌上拿剪刀咔咔试了一下,那剪刀真又亮又快啊。丽君拿着剪就要往张富贵头剪。“慢。”张富贵喊道。丽君一,“咋了”“是你要剪的我可没说要你剪,你剪我所谓,但没钱给你,要钱有,要命简单,你那又快亮的大剪刀往我脖子上这一咔嚓,我的命你就拿去。”丽君心一沉,刚刚还呵呵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剪刀往小桌子一扔,“谁你这条贱命,还不值一块。”说着,小手解开了围他脖子后的那个结,抓到角,使劲一拉,拿掉了披他身上的围布。小手在他肩头上使劲地的摧了两下“王八蛋,你耍我。”“呵”张富贵笑得还是那么,“我说,丽君啊,赚钱是这样赚的,头发都这么了,还理个鸟啊。”“切你舍不得钱而已,剃光头都有,你这个头发叫短吗”“我才不要剃光头,到候,人家抬头一看,哟,富贵,你脖子上顶个灯泡嘛?”丽君被他这句话,得扑哧一笑,“灯泡也比这脑袋强,灯泡C`ha 上电就能发光,给大伙带光明,你这脑袋除了满脑乱七八糟,啥也没有。”话不能这么说,要不是我个脑袋,你不是少了一个理发,不是少了一个长期客户。”“切,靠你这个户,我都饿死了,老半年理一次。”张富贵傻眼了这个丽君说来说去,想赚,她想钱真的想疯了。他瓜子闪过一缕光亮,“如你这么缺钱的话,我倒是个主意。”“什么?你说”丽君一听钱,眼睛马上了不少。“我这上面的头不准备理了,我下面的头要不然你给理理。”张富说着,忍不住捧腹大笑。你……”丽君气得脸发紫头冒烟,接着,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,呜咽起来“你欺负我。”张富贵发不对劲,他的笑一下子嘎而止,“咋了?你这是,,还哭鼻子了,开玩笑,不懂吗?”丽君眼泪婆娑,“谁有心情跟你开玩笑,这个建安出去打工这么了,也没寄个钱回来,人去了不少,生意淡了很多偏偏孩子读书要买书,又生活费,我自己还要吃,钱好象只出不进的,我心能不着急吗?”“哦,原是这样,看来了,你们家在挺困难的,怪不能你现见人就要嚷着理发,本来倒是想支持你一把,可是…”张富贵模了模头,“是我自己家里也穷得叮当,我无能为力啊。”“我白,可是理个发你就理不吗?”丽君绕来绕去,又回到理发上。张富贵差点了过去,都说了他无能为,她还要理发,再说了,这发型刚刚有毛病才去剪,但看着丽君,清秀脸庞两行长长的泪链,他的心些轮,“得了,这样也不办法,就算我给你三块钱也解决不了大问题,我想,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,你能到钱。”“好吧,那贵哥,你得帮我想想,我子吵着要钱,我一个妇道家是真没办法了。”丽君怔地看着张富贵,像看到个救星一样,赶紧抹掉了脸上的眼泪,向他发出了待的眼神。张富贵手一摆“别这样看着我,希望越,失望越大。”“我就指你给我出点子了,我心里点底都没有,富贵哥,求,好好想想。”她几乎是求。“好吧。”张富贵坐了椅子,看着镜子里的自陷入了沉思。不一会,张贵嗖地站了起来,“办法是有一个,但是好象不大。”“你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