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8章 和记网络真人

上一章
海量软件高速下载

返回目录
新手游免费下载
下一章
新手游免费下载
加入书架
安卓版体彩
我猛地向前冲去,剧烈地撞击起来,整个卧室似乎都在剧烈地晃动着,两人却浑然未觉,依旧在疯狂放纵,抵死缠.绵。

听见仓库来了人,张晓芬淡淡的转过脸,一见是我来了,还以为是专门来找自己的,嘴角浮起一丝幽怨的浅笑,拍了拍手的灰尘,直起身子将衣角往下扯了扯,微笑着说:“你来啦。”

周五的下午,局里没多少人,高启荣从办公室里探出了一个脑袋,吩咐我道:“小叶啊,你去帮我叫办公室的小宣来一下。哦!对了,之后再顺便帮我去后勤处那边挑几个件夹回来,一定要挑仔细点啊,挑好一点的。”

“这车开的蜗牛爬得都慢,开到英阿姨那里还不得后半夜去啊。”我吐槽了一句,接着又劝道:“打车打车,听我的,嘉琪姐,咱们不遭这罪。”“神经,快点跟我去。”宋嘉琪头也不回,手脚麻利地向前挤了挤,最先了车,我没有办法,也只得跟她的步伐,慢吞吞地裹在人群里挤车。

没想到张晓芬以为我是要抱她,她慌张的连忙绕着我的身体,快步走到仓库门前,快速的将门反锁住,之后靠在门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。

到了商场时,我才忽然发觉,和这样漂亮的女人逛街,实在是自讨苦吃。也不知宋嘉琪的精力怎么会如此旺盛,每到一个商店,她都会停下脚步,看着里面的服装,兴致勃勃地试个不停。

“不行,那小子刚进我们局里,目前这段时间在为高局长服务,贾主任那老狐狸,暂时不会去得罪他的……”杨浩有些急了,气呼呼地站了起来,黑着脸孔威胁道:“爸,出不了这口恶气,我不去班了。”

刘先华想了想,把手一摆,笑着道:“这样子吧,什么也不用准备,让工人们保持正常工作状态,关键时刻,不要掉链子行了。”

到了商场时,我才忽然发觉,和这样漂亮的女人逛街,实在是自讨苦吃。也不知宋嘉琪的精力怎么会如此旺盛,每到一个商店,她都会停下脚步,看着里面的服装,兴致勃勃地试个不停。

当时老师们都觉得不可思议,也为我惋惜。但我凭借儿时的记忆,隐约知道,我那素未谋面的父亲好像在京城工作,妈妈不想让他打扰我以后的生活,才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决定。

宋嘉琪睁大了眼睛,有些不信地道:“那些当官的,平时都在政府大院里面班,咱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很难接触到,你怎么会有机会偶然认识呢?”

我心花怒放间,用力的将美人揽在怀,双手温柔地游.走着,不停的抚摸着她,两个人的身子也紧紧地贴在一起,下意识地摩擦着,喘.息声渐渐变得浓重起来。

刘先华微微皱眉,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拿起报纸,重新看了一次,沉吟良久,才缓缓道:“或许,事情并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。”“还不严重?”

当公交车再次开起来的时候,车厢里争吵声不断,一会有人喊干嘛踩我的脚,一会又有人喊臭流氓,把手拿开。

听见仓库来了人,张晓芬淡淡的转过脸,一见是我来了,还以为是专门来找自己的,嘴角浮起一丝幽怨的浅笑,拍了拍手的灰尘,直起身子将衣角往下扯了扯,微笑着说:“你来啦。”

我正琢磨着心事时,公交车突然“嘎!”一声停住了,我有些怪,明明还没到站,怎么在半路停车了?

我赶忙加快了脚步,不禁心里有些好笑,心说女人是女人,没想到嘉琪姐当了几年服装店的小老板,过起日子来,却依然是算得这么精细。在站台等了有十来分钟,还不见车来,我有些着急,道“嘉琪姐,咱们还是打车走吧,大不了车费钱我掏。”

尚庭松也是三十多岁,正值年,他是一个坚定的务实主义者,在青阳市任职期间,推进了好几个企业的改革发展,在下面的威信颇高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瞪圆了双眼,歪歪斜斜地撞击过去,两人同时发出几声呐喊,接下来,是一阵无边的悸动,那喊声渐渐虚弱下来,化作无声的叹息。

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杨浩,他身边那位满身珠光宝气的妇人,与杨浩的脸型、五官都很相似,应该是他的母亲了,早听说过杨浩的家境很好,现在看来,果真如此了。

刘先华把报纸放下,思索着道:“市里这次的初衷,是打算将我们农机厂当成典型来扶持的,没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”

刘先华也是一阵头疼,他喝了口茶水,轻声道:“先不说这些,你让宋建国过来一趟,先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我也有些好,这样的材料,他是怎么写出来的?”

周五的下午,局里没多少人,高启荣从办公室里探出了一个脑袋,吩咐我道:“小叶啊,你去帮我叫办公室的小宣来一下。哦!对了,之后再顺便帮我去后勤处那边挑几个件夹回来,一定要挑仔细点啊,挑好一点的。”

尚庭松双手抱肩,有些感慨地道:“叶庆泉,没有想到,你年纪轻轻,却底蕴深厚,见识不凡,真是难得的人才啊!”我笑着摇头,赶忙谦逊地回道:“尚市长,您太过奖了,不过是仗着年轻胆大,在领导面前班门弄斧而已。”

特别是晚喝了些酒,她现在浑身感觉不舒服,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身爬一样,那私密的地方更是痒难忍,搞的她有点心慌意乱,一只手不由自主顺着小腹滑到了下面……

挂了电话,我稍微的琢磨了一会儿,去还是不去?但想到穆婉兰那种妩媚女人的新鲜感,还是刺激起了我的欲.望,驱使我迅速的穿好衣服,跑出去拦了辆出租车,直奔世纪阳光花园小区。

尚庭松展颜一笑,望着我赞不绝口,随即取出名片递给了我,微笑着道:“叶庆泉同志,你很好,是个相当不错的苗子,这是我的名片,以后遇到什么难处,可以随时和我联系。”“谢谢尚市长。”

我笑了笑,凑到她的耳边,盯着那白腻秀直的脖颈,悄声的道:“这你还不懂?女人漂亮是优势啊,无论做什么,都一般人成功的更快!”“臭小子,别胡说!”

穆婉兰嘴角挤出一丝媚笑,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,压根没说话,一把拉起我的手腕,几乎是将我硬生生的拽进了屋子里,走廊的灯也没打开,将我直接拖进了她的卧房里。

我见她一个在仓库里,心里感觉痒痒的,于是笑嘻嘻的问道:“晓芬姐,怎么今天你一个人在忙啊,刘姐呢?”张晓芬说道:“刘姐今天家里有点事情,早请了假,没来。”说着,她朝我走了过来。

说完,她将电话放在耳边,另一只手又放在了自己睡衣遮掩的玉兔面,轻轻的自.摸起来,三十多岁的女人了,正是虎狼之年,实在有点饥.渴难忍,情不自禁的呻.吟了起来。

“呀!”的一声轻呼,张晓芬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,惊慌的问道:“王……庆泉,你要干什么呀?”“干什么?晓芬姐,你说还能干什么?干你呗!”
  我一脸坏笑着,拦腰抱着她,走到了仓库里那张供她们库管员休息的三人沙发旁边,将她放在了面。

而手机还处在通话,这一切让我听在耳里,痒在心里。兰姐该不会是在……?我一想到那种香艳的场景,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坏笑,道:“兰姐,可我不知道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