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8章 动态澳盘手机版

上一章
下载网址
返回目录
    平台下载
    下一章
    新手游免费下载
    加入书架
    资源下载平台
    我见张晓芬这略带暧昧又热情的眼神,一眼看穿了这个少丨妇丨寂寞骚动的心思。心里做了一番思量后,我鼓足了勇气,伸手揽住她的腰,瞄见她的两条腿分得很开,把右腿向前踏一大步,直插过去,放在她的腿间,下半身贴着她的屁股,显得侵略性十足。

    怒火霎那间涌心头,我左右一瞧,刚好看见门旁靠着一根抬货用的木棍,我抄起棍子,使出全身力气朝那家伙头、身一通疯狂的乱砸……

    毕竟对方以后是我的领导了,见状,我过去扶住了高副局长的胳膊,笑着道:“高局,您慢点,小心。”高启荣喝的一脸通红,脸色油光泛亮,正讲着电话,笑呵呵的也没管扶他的人是谁。

    宋嘉琪‘扑哧’一声笑了,随即板起面孔,嗔怪地道:“你啊,还是那个小屁孩,喜欢说大话。”我摊开双手,满脸无辜地道:“哪有,这可是事实!”宋嘉琪撇了撇嘴,轻笑道:“好吧,瞧把你能的。”我听了哈哈一笑,迈着轻快的脚步,转身向小区外走去。

   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,却轻轻将她的小蛮腰环抱住,双手搂紧的同时,低声道:“别担心,这样好。”张晓芬幽幽地叹了口气,悄声的道:“真拿你没办法,快别闹了,待姐把菜烧好,我们吃饭,真的快饿死了呢。”

    听到屋里面两人的对话,我大吃一惊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旋即发出一声苦笑。这几年我假期回家,偶尔听见宋叔叔和英阿姨嘀咕,说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间争吵最多的事情是孩子,其次是方正源逐渐有点嗜赌成性,这几乎成了两人最大的心病。

    资源管理局在青阳市算是一个不错的单位,离家也不远,坐公交车的话,差不多二十分钟到了。今天是第一天报到,我打扮的较为正式,特意换下T恤,找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,配了一条藏青色的西裤。

    我满脸堆笑,恭敬地道:“高局,我是叶庆泉,今天刚来局里工作。”高启荣扬起脑袋摇了摇,闭了下眼睛,想了一下,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:“噢,是小叶啊,我想起来了,你是那个江州大学分来的高材生,欢迎啊,呵呵,今天来班了啊。”

    过了一会儿,我们三个人在楼下汇合,说说笑笑,打了辆车去了英阿姨住的地方,晚一家人相聚,饱餐一顿之后,却怀着不同的心情各自散去。

    我挪了挪身子,伸手揽住她的腰,低声道:“晓芬姐,你身子怎么会这样香啊,熏得我好舒服,你让我抱会儿吧,不然我回去闻不着了。”张晓芬娇躯一颤,这次却没有挣扎,只悄声的道:“小叶,别闹了,当心被邻居听见,最多只能这样,千万别再胡闹了哟。”

    “不是那个意思?”穆婉兰看着我脸惊慌的神色,她先是愣了愣,之后却被我的举动和话语逗的心情开朗起来,竟然展颜一笑。我有点摸不清楚对方笑什么,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脸蛋,三十多岁的少丨妇丨了,笑起来依然是千娇百媚,竟散发出一种青春少女更加迷人的韵味。

    靠,干吗这样风.骚的看着我啊!莫非是没人满足她?这少丨妇丨的身材真叫个霸道,穿高跟鞋足有一米七的个儿,肉感十足的小蛮腰,加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白.兔,紧身牛仔裤将浑圆挺翘的臀部包裹的紧绷绷的,真是太诱.惑人了。

    “切磋切磋,谁怕谁!”张晓芬说完乜了我一眼,她的回答不禁让我怦然心动,笑嘻嘻地在旁边帮忙,眼角的余光不时地在她身瞄来瞄去。

    “我住在城郊。”张晓芬略尴尬的笑了笑,垂下了头,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直勾勾的眼神。离婚以后,她一直较沉默,也很少和男人说话,突然间被这么一个血气方刚的帅小伙搭话,她心里也有些慌乱的感觉,一颗小心脏如小鹿乱撞,有点春心萌动的噗噗乱跳。

    宋嘉琪‘扑哧’一声笑了,随即板起面孔,嗔怪地道:“你啊,还是那个小屁孩,喜欢说大话。”我摊开双手,满脸无辜地道:“哪有,这可是事实!”宋嘉琪撇了撇嘴,轻笑道:“好吧,瞧把你能的。”我听了哈哈一笑,迈着轻快的脚步,转身向小区外走去。

    “嘉琪,难道你不想要一个孩子?难道你想被人嘲笑一辈子?”方正源也着急火了,音调陡然拔高了几度,连珠炮似地发问。“你,你……方正源,明明是你的问题,为什么要扯我?”宋嘉琪越说越气愤,声音也是越来越大,夫妻之间的争吵,也是越来越激烈。

    我见张晓芬这略带暧昧又热情的眼神,一眼看穿了这个少丨妇丨寂寞骚动的心思。心里做了一番思量后,我鼓足了勇气,伸手揽住她的腰,瞄见她的两条腿分得很开,把右腿向前踏一大步,直插过去,放在她的腿间,下半身贴着她的屁股,显得侵略性十足。

    “哎呀,你想哪个呀?”穆婉兰妩媚的盯着我问道,她平时看惯了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,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倒是挺逗、挺好玩的,不免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,像是在逗我开心。

   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,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,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,抱歉的道: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啊,我赶时间,开的快了点,要不然这样,我赔你点钱,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。”

    资源管理局在青阳市算是一个不错的单位,离家也不远,坐公交车的话,差不多二十分钟到了。今天是第一天报到,我打扮的较为正式,特意换下T恤,找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,配了一条藏青色的西裤。

    妈妈留下的房子和他们的婚房很近,现在我分到了资源管理局工作,因为英阿姨家住的地方靠近乡镇,离市区较远,所以他们帮我将房子重新粉刷了一下,便于我居住。嘉琪姐犹豫了一下,点头道:“那好,我们一会在楼下碰面。”

    不久,我带着一丝失落的心情也谈了女朋友。说实话,我的外形条件很好,英俊帅气的有点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,在校园里经常能引来一些女生花痴的目光。

    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,对于‘借种’这样的事情,本身极为抵触,甚至,连想一下,都会觉得面红耳赤,羞愧难当。

    我原本觉得无聊,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,是我喜欢的类型,继续陪她玩下去了。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,她不胜酒力,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,满身大汗的回来,有点醉醺醺了。

    翻了会报纸,我觉得有点无聊起来,犹豫了一下,刚想掏出手机,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,我怕吵着高副局长,忙轻手轻脚走过去拉开门,在走廊里迎面撞见了一个丰盈的女人,定神一看,竟然是刚才那个开车溅了我一身泥点的少丨妇丨。

    “方正源,你疯了是吧?亏你一个大男人,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,我告诉你,我宋嘉琪不是那样轻浮的女人,你以后休想打这种主意,我绝对不会干那样的事情。”宋嘉琪显然是气坏了,嗓音尖细,声音似乎在微微发抖。

    相反,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,对于我来说,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,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,没有理由不珍惜。吃饭时,英阿姨发了通牢搔,对象是方正源,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,但根子依然是赌博引起的。

    “嗯,晓芬姐在哪里住呀?”我笑呵呵的问她,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,随着公交车的颠簸,被胸罩包裹着的一对玉兔软软的晃动,像熟透了的蜜桃似得,看的人有点心慌意乱起来。

    妈妈留下的房子和他们的婚房很近,现在我分到了资源管理局工作,因为英阿姨家住的地方靠近乡镇,离市区较远,所以他们帮我将房子重新粉刷了一下,便于我居住。嘉琪姐犹豫了一下,点头道:“那好,我们一会在楼下碰面。”

    “我,那个……我是准备……我想关门,不是想那个……”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,心里有点担忧,毕竟不知道这少丨妇丨脾气如何,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,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。

    “我,那个……我是准备……我想关门,不是想那个……”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,心里有点担忧,毕竟不知道这少丨妇丨脾气如何,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,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。

    事情总算是有惊无险,没过多久到了开学的日期,我终于踏了去江州大学的求学之路……大二的时候,嘉琪姐结婚了,姐夫方正源是个退伍军人。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因为我忘不了嘉琪姐那天的样子,参加完婚礼,我颇为郁闷的回到学校。

    烧菜时,我一边笑嘻嘻的指责张晓芬炒菜动作不专业,一边贴在她身后言传身教,左手帮她扶着大勺,右手握着她的手腕,双手不停地抖动,随着大勺下翻飞,我已经吃足了豆腐,还做得不露痕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