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8章 gg扑克平台官网

上一章
功能APP
返回目录
手机版手机版
下一章
    免费版下载
    加入书架
    官方正版下载入口
    房间里面,夫妻二人的争吵愈演愈烈,我思索半晌,终究还是敲了敲门。嘉琪姐打开门看到我的时候,有些吃惊,俏脸倏地红了,神态也有些不自然。方正源却探过头来,认真的打量我两眼,才笑着道:“小泉啊,我说去车站接你,你非说不用,瞧,到现在才回来,之前岳母还打电话来问你呢。”

    不过我没有想到,他们夫妻间的这个事情,竟然会牵扯到自己。无法否认,我对嘉琪姐一向都有好感,有着浓厚的爱慕之意。但也仅限于此,英阿姨和宋叔叔是我的恩人,嘉琪姐对我也关爱有加,是我敬重的女人,我算再喜欢宋嘉琪,也不会对她做出非分的举动。

    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,道:“是的,高局。”高启荣拧开门,说道:“那好,进来吧。”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,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。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,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,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。

    见我在看她,小美女瞥了我一眼,牙尖嘴利的道:“看什么看呀,没见过美女呀!”我觉得这小姑娘有点好玩,伶牙俐齿的不说,声音蛮清脆的,还挺好听,笑着搭讪道:“美女,一个人来玩啊?”美女挺翘的琼鼻一抬,没好气的说道:“管你什么事呀!”

    “看来还是没谈拢!”我皱起眉头,心情变得有些复杂。嘉琪姐不在家,我也懒得做饭,回到英阿姨家里,正巧饭菜已经桌,宋叔叔也在家,他化程度不高,做的是技术活,平时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,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,也是简单直接。

    “哎呀,你想哪个呀?”穆婉兰妩媚的盯着我问道,她平时看惯了那些色眯眯的老男人,我现在呆愣的模样让穆婉兰觉得倒是挺逗、挺好玩的,不免在门口多停留了片刻,像是在逗我开心。

    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,对于‘借种’这样的事情,本身极为抵触,甚至,连想一下,都会觉得面红耳赤,羞愧难当。

    宋嘉琪单手托腮,站在楼下,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,秀眉紧蹙,俏脸又泛起了愁云昨天晚,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,软磨硬泡,哄她范,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,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,来维系香火。

    张晓芬闭眼睛,把小蛮腰扭了扭,向外侧挪了一下,恨恨地道:“我不要!”我把头凑过去,笑着说:“那我给你做个示范好不好?”张晓芬心里慌慌的,低声哼道:“不好!”

    “嗯,晓芬姐在哪里住呀?”我笑呵呵的问她,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,随着公交车的颠簸,被胸罩包裹着的一对玉兔软软的晃动,像熟透了的蜜桃似得,看的人有点心慌意乱起来。

    “晓芬姐,你在这附近住吗?”?我笑着问道。“嗯,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?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。”张晓芬笑了笑,疑惑的问道。“我?”我愣了一下,羞赧的笑了笑,挠了挠额头,道:“我不住在这儿,刚才坐过站了,嘿嘿。”

    而此时,小美女翻了个身,不在动弹。我从床坐起,有些激动地趴在小美女身,双手揉.搓住那对刚盈盈一握的酥胸,不住把玩,并低下头去,从向下,一路温柔地亲了下去……

    我摇了摇头,方正源好赌,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,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,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,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,平日里极少回家,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赌场里面。

    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,一辆奥迪a6从身边飞驰而过,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。我低头瞅了一眼,干净的白衬衣被溅的满身泥点,气得我骂道:“怎么开的车,不长眼睛啊!”

    穆婉兰看着我,仿佛突然间看见了十多年前的初恋男友,在她怀孕后,却狠心甩了她的吴佳祥。我看穆婉兰的眼神好像不对,怎么凝了神、直勾勾的看着自己?靠,看的老子真是有点心慌意乱了,这女人不会是欲求不满吧?会不会扑来逆推啥的……

    意识到她对自己并没有心理的防备之后,我心里不由得乐了起来,我觉得这个时候张晓芬的举动,起码说明了在她的心里,对我的接受程度远不止于用胳膊摩擦她的大白.兔。

    “火车经常晚点,我那么大的人了,哪还要你接。”我不动声色的笑着道,也顺势看了方正源两眼。毋庸置疑,方正源有着令女人心动的外表,他身高体壮,在部队时锻炼出了一付好身体,脸型硬朗,充满了阳刚之气,若不是身体那方面的隐疾,两人的婚姻应该是颇为幸福的。

    一大早,这个叫穆婷婷的嫩妹子还躺在被窝里睡觉时,我起来了,看见自己的衣服皱巴巴的,于是我立马先赶回家,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出门去班,恰巧在经过嘉琪姐楼下时碰见了她,宋嘉琪病恹恹的,脸色有些苍白,似乎昨晚没有休息好。

    我笑了笑,道,“嘉琪姐,乐观一些,不到最后关头,绝不能轻言放弃。”宋嘉琪被我的情绪感染,展颜一笑,道:“好的,我决不放弃。”我竖起拇指,笑着道:“不错,这才是我心目的女强人,没有自信,哪能成功?”

    张晓芬闭眼睛,把小蛮腰扭了扭,向外侧挪了一下,恨恨地道:“我不要!”我把头凑过去,笑着说:“那我给你做个示范好不好?”张晓芬心里慌慌的,低声哼道:“不好!”

    小美女哼哼唧唧的说着,一看是从小娇生惯养的主儿,说完,她霸道的一把抓起我面前的雪狐伏特加,猛的灌了下去,登时呛得她直咳嗽。

    张晓芬起初也没注意到是我,看我回头,她也感觉挺意外的,我们俩的脸庞近在咫尺,几乎要贴在一起了,我都能看清她脸的毛孔,那丰润性.感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自然的艳红,眼睫毛很长,向卷起着,一双丹凤眼,水灵灵的,好似带了电一样,直视的那一瞬间,电的他浑身发麻。

    从火车站出来,我的心情有点激动,马能见到嘉琪姐了。可到了嘉琪姐家门口,我正要伸手敲门时,却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。“二哥最好,可你不愿意,那小泉总可以吧。” 是姐夫方正源的声音。

    宋嘉琪吓了一大跳,指尖一抖,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,她立刻没了主意,神色慌张地道:“怎么可能?不会吧,他……爸妈……他们要是知道了,我可怎么做人呀,唉!”

    有戏!嘿嘿!绝对是有戏!在一番试探之后,我内心已经十分笃定,自己有把握把这个娇俏的小少丨妇丨据为己有。想到这儿,我的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,心里涌起了一阵激动的情绪。

    少丨妇丨瞄了我一眼,拉开门居然径直走了进去,我愣了一下,赶忙跟在身后想去拦她,但她已经走到高副局的休息室门口,拉开了门。

    相反,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,对于我来说,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,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,没有理由不珍惜。吃饭时,英阿姨发了通牢搔,对象是方正源,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,但根子依然是赌博引起的。

    张晓芬给我逗的笑了起来,“扑哧”一声,脸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,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。“你想啥呢?小叶,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?”张晓芬笑毕,打趣的问我。“没想啥。”

    宋嘉琪粲然一笑,伸出纤巧白.嫩的小手,抹去眼角的泪痕,扬起俏脸,娇嗔地道:“你这小屁孩,倒会安慰人,经你这样一说,心里舒坦多了。”我凝视着她,低声道:“舒坦了好。”宋嘉琪轻抚秀发,迟疑着问道:“小泉,去珠城不知道能不能成功?”

    张晓芬收敛了脸失落的神情,抬起俏脸,一双丹凤眼直视着我,嘴角勉强挤出一丝浅浅的笑容,说道:“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,你要不嫌弃,要不到我家去吃饭吧?”

    嘉琪姐对我很好,可惜专毕业后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,租了个门面,开起了服装店。因为她长得漂亮,打扮也时髦,无形给自己的服装店打了广告,所以她小店的生意一直不错。

    我原本觉得无聊,见这小美女长得还挺清秀,是我喜欢的类型,继续陪她玩下去了。我们俩之后一连喝了三杯,她不胜酒力,晃晃悠悠的跑进舞池里蹦跶了一会,满身大汗的回来,有点醉醺醺了。

    而此时,小美女翻了个身,不在动弹。我从床坐起,有些激动地趴在小美女身,双手揉.搓住那对刚盈盈一握的酥胸,不住把玩,并低下头去,从向下,一路温柔地亲了下去……